客车整备场甩挂组:春运背后的车厢搬运工

2018-02-13 15:32来源:青岛日报/青岛观/青报网作者:记者 杨志文 通讯员 仲维会

新闻热线:0532-82863300

青岛日报/青岛观/青报网讯 大家平时乘坐的火车是由一节节车厢拼合而成,进入春运期间,加开临客需要编组列车,这时担任客调作业的调车组,就要从不同的线路把可用客车调动编组成整列列车,专业术语称之为“调车”。图定的列车到达客整场后,也要进行甩挂整备作业。

“连挂”“停车”“试拉”“ 试拉好了”,随着调车长下达的一连串命令,调车机稳稳的和列车车辆链挂到一起,这一幕也被他用随身携带的视频记录仪全程拍摄下来。他就是青岛火车站客调调车长张凯,说起他的工作更像列车车厢“搬运工”。

一场大雪,让位于市北区普集路15号的客车整备场分外清冷。张凯和同事们每次走进车场,都要接受刀割般寒风的“礼遇”,张凯只能里三层外三层把自己包裹好,然后最外面再套上一层工装,虽然看上去有些“臃肿”,这也是长时间室外作业迫不得已的办法,“这个地方是北风风口,这么多年我们习惯了”张凯说。

早上八点半,张凯指挥调车机和一列需要甩挂的列车稳稳连结在一起,打开随身的记录仪将这个工作的全流程记录下来,然后拿出钥匙将列车车轮下的“三防铁鞋”取下来,再次用记录仪记录下当前解挂列车的车次,“如果那次作业有问题,视频可以提供回放,”张凯说,每一个调车员都佩戴视频记录仪,每一次甩挂作业都要记录下来,并且还要用手势和口语进行再次确认,这样做就是保证每一次甩挂作业都是到位的。

调车机连挂作业完毕后,调车长张凯发出动车指令。在车尾是张凯的搭档连结员路奇,虽然在车尾,但调车时扮演了列车的“眼睛”,张凯指挥调车机驶过道岔之后,车尾的路奇就要给张凯发送停车的指令,同时,开启记录仪记录推进运行要驶过的道岔,确认信号开通正确,得到行车行操作人员准许后,语音指令,调车长得到连接员的语音指令后,发出动车指令,指挥机车推进运行,将需要甩挂的车辆送到指定的位置,车列停稳之后,连结员路奇对留下车辆用“三防铁鞋”采取防溜,防止车辆溜逸,然后摘开车辆之间的软管,提开车钩,汇报调车长指挥机车离开,这样一次甩挂作业就结束了,像这样的作业每天要重复60余次。

在张凯班组里,连结员路奇这样一做就是13年。在他看来,这份工作干起来虽然简单,始终如一的干好却不容易,“最重要的是要吃苦耐劳,要有责任心,要有“安全为天”的理念,胆大心细的工作作风”,路奇告诉记者。在偌大的客车整备场,没有御寒遮阳的设备,风里雪里,陪伴他们的只有过往的列车,但是他们对这份平凡的工作却有着一份执着的责任心,“以雪为令,见雪上岗,不用人通知,下雪就是通知,就是在家休息的,也要回到工作岗位上,”路奇说,常年的工作,这也成了他的职业“习惯”,只要下雪,大家都自发来到车间扫雪,直到雪停为止,如果冻住道岔,会给调车及列车运行带来特别大的麻烦,不能按时调车,列车晚点是必然的结果。

每年春运,临客数量增加,他们的工作简单却能关系到返乡的旅客能不能买到这个车次的车票,尤其是远途列车,“就觉着通过自己辛苦工作让更多的人买到这个车次的车票了,有更多的人可以回家跟家人团聚了,心里很高兴”张凯说,他们的工作看似简单,却是保障春运的重要一环,这也是我们常说的前店后厂,上午的甩挂作业结束时已经是13点半了,足足比正常的午餐时间晚了一个半小时。

春节临近,张凯和组里的路奇、宋春辉一起和往年一样要在三十晚上、大年初一初二当班。在这三个年轻人心里,想的最多的就是,能让旅客安心回家,和家人一起吃团圆饭。(记者 杨志文 通讯员 仲维会

调车长张凯正在指挥调车机连结列车车厢。

甩挂作业结束结束之后,在车轮处放置“三防铁鞋”。

车尾的操作员扮演了调车时列车的“眼睛”。

路奇在车钩处放置作业结束贴牌。

作业结束,用视频记录仪记录作业全程。

路奇和调车长报告作业结束。

列车驶过铁路道岔,车尾的操作员都要留下记录视频。

操作员宋春辉手持“三防铁鞋”走向作业地点。

在客车整备场,横过铁路都要用手剑指左右两边,确认安全之后才能通过。

每次甩挂作业结束,都要记录作业车次。

90后,新成员刘雪帅在现场学习作业流程。

对讲机和记录仪是作业必备的工具。

这是车场甩挂组人员每天无数次重复的手势。

俯身放置“三防铁鞋”。

车尾的连结员是列车调车时的 “眼睛”。

张凯在调车机上指挥调车。

甩挂组每天按照计划进行作业。

甩挂组,一组忙碌在春运背后的人。

甩挂组,一组忙碌在春运背后的人。

*青岛日报/青岛观/青报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违者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李青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登录发帖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青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