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04    第263期

保鲜城市记忆 探寻青岛老城未来之路

2017-01-04 10:22:04    来源:青岛日报/青岛观/青报网    作者:李 魏

在保护老城基础上焕发崭新活力,形成新的文化生态,从千城一面大规模城市发展惯性中出走……青岛正作出有益的尝试。

  青岛日报/青岛观/青报网讯 100年前,当康有为用“红瓦绿树 碧海蓝天”来描摹对客居之地、山海之城青岛的钟爱时,或许不会想到,他眼中的色彩与风景,在100年后依然是人们为这座历史文化名城订制的期许。城市发展的宏大叙事,正在这百年文化基因的发掘重塑中,逐渐演变为更富亲和力的细节描摹。

  穿越百年遗存的独特风貌

  历史遗存细节让城市更有吸引力

  三年前,女孩儿梁妍用画笔描摹康有为所情有独钟的青岛老城风貌,出版了一本畅销绘本《漫步青岛》。巧合的是,她也是广东佛山人,与康南海先生“同乡”。梁妍说,这座城市吸引她留下来,缘于那些百年未变的围墙、院落,山坡上的红瓦坡屋,起伏街巷中的马牙石……

  这些貌似“冻结”的风物,共同构组起老城区红瓦绿树的老味道,与百年前先人眼中的风景无异……“它们是这座城市独有的记忆,有了它,青岛才具有了鲜活独特的生命力。”梁妍说,正是这些具有历史感的景致,让这座城市变得有看头,更有吸引力。

  一直关注青岛旧城保护与传承的城市建设集团总建筑师乔均,将青岛近现代历史风貌遗存的特点,按不同历史阶段做了粗略划分:德占时期,广泛就地取材、大兴土木兴建的红瓦石筑的德式建筑风格;日占时期,以日本明治维新后期建筑为主的格局;北洋政府统治时期,即沈鸿烈时期的代表作,是综合了欧式和日式风格的综合体——当时的“经济适用房”里院;1938年日本二次占领青岛直至1945年国民党统治时期,则形成了以八大关为代表的包含其他欧陆建筑样式的所谓“万国建筑博览”……青岛独特的城市风貌在几番历史的更迭中逐渐累积沉淀。

  乔均说,正是复杂的历史机缘、与众不同的文化积淀,形成了青岛地域符号的唯一性。虽经改革开放30年高楼林立的城市现代化巨变,与大江南北普遍富有时代气息的“千城一面”的城市景观相比,青岛独特的风貌细节,比如:高低错落、移步异景的街道、清水红砖、老虎窗、绿山墙、石砌的屋基,它们共同构成了一种情感和气氛,犹如某种符号标识,烙入城市的文化肌理,也烙在青岛人和外地人的心坎上。

  “保鲜”城市记忆的三个维度

  老城、老街、老房子让历史可以触摸

  2016年,位于八大关太平角景区的两座老楼院“蝴蝶楼”和“地质之光展览馆”相继对外开放。前者作为首部在青岛拍摄的电影《劫后桃花》的片场,为重现城市与电影的渊源开启了一扇窗;后者则以地质学家李四光故居为载体,将之拓展为一处科普休闲场馆。粗略统计,作为国家级历史文化街区,八大关太平角区域拥有来自20多个国家的200余座风格迥异的老房子,除少数几座百年德式建筑外,绝大多数是兴建于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欧式建筑,犹如一座区域独立、风貌独特、蕴涵着丰富海派历史文化瑰宝的“小城”。

  如何在保护历史建筑的基础上,彰显文化遗产的公共价值,开发利用好这些有故事的老房子?作为两座开放别墅的主人,青岛市机关事务局及其所属的八大关宾馆,从2015年开始启动了“小城故事”计划。

  “我们成立了一个文物保护与挖掘领导小组,按照文物保护的基本原则,从历史发展脉络清晰和具有知名度的老房子开始,进行修复和盘活。”青岛市机关事务局副局长李修记告诉记者,过去把别墅进行出租或商用,老建筑的保护完全不可控;辟建为博物馆、美术馆、图书馆等公共文化休闲空间,尽可能还原其历史信息,不仅有利于单体建筑的保护,也为整个历史保护街区注入了丰满的文化内容。把自然风景和人文历史相结合,让整个街区不只有能看的美景,还有能触摸到的故事。

  要把故事讲好,前提是先留住老城味道。从1994年青岛成为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起,历次的青岛城市总体规划都把历史风貌保护纳入重要章节:青岛先后两次制定推出《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成为全国最早给历史风貌保护立法的城市;首次编制的“城市风貌专项规划”,将不可变更的城市风貌元素再行细化;青岛历史文化风貌的重点集中保护范围已经扩展到28平方公里……老城、老街区、老房子,在三个维度为城市的记忆保鲜,全市域范围内的城市风貌保护体系和格局初显。

  乔均告诉记者,28平方公里的风貌保护区意味着区域内的既有风物被“冻结”,禁止轻举妄动;其更大的意味在于,针对老城的保护,来自官方的关注度和政策保护意识空前的明晰、强烈。

  塑造未来生活的历史文化空间

  记忆的“复活”让老城区更具现代活力

  市南区,青岛历史文化名城的核心区,来自全区的历史文化遗产数据统计:青岛市级以上的313处优秀历史建筑中,有265处位于市南;全市40%以上的文物保护单位和历史建筑聚集于此。如今穿行于中山路周边的老城区,任何一个老青岛人都会感觉到一种新兴的活力,这股活力来自那些陈旧沧桑的老建筑,它们隐身在陈旧而杂乱的居民楼院儿中间,或者本身就是居民楼的一部分。而现在,有关它们的历史,不再只是建筑说明牌上浓缩的短句,而是融入到变身后的咖啡馆、美术馆、博物馆、书店、餐厅之中的时尚生活,总给人一种要停下来、走进去的冲动。

  位于湖北路17号的德国水兵俱乐部旧址,在2016年经历了一次抢救性修复,这次修复让这座百年历史的国家级文物保护建筑获得了一次新生。产权方青岛城发集团与青岛光影在线影视科技有限公司的创始人岳诚博合作,打造了一座涵盖电影、科技、艺术、图书和美食的电影文化综合体——1907光影俱乐部;与其相距不足百米的青岛书房,一座保存完好、历史比水兵俱乐部还要早几年的巴洛克建筑,也在这一年从百年前的安娜别墅化身一座书店与德式餐饮文化新空间,这座由青岛出版集团与民营企业家马春涛共同创办的文化综合体,不仅出版了一系列青岛本土历史学术书籍,还专门辟出一间展厅,展示本土历史文化,首展即是青岛“红瓦”的百年演变史,马春涛甚至还为此专门开发了一种关于“红瓦”的文创艺术摆件。

  在岳诚博看来,湖北路17号水兵俱乐部旧址的“复活”正当其时,其周遭以中山路为中心的整个老城区都处于复兴的萌动期。他向记者坦言,起初只想为公司正致力于推进的电影新科技找到一个实现的载体,但在了解到湖北路17号作为中国现存最早的电影放映场所的历史之后,他开始重新定义这座老建筑的应用。“一座城市的文化必须要有历史的积淀和更新,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如何借助它的特色历史文化,来发展出城市新的现代文化特色。”2016年12月23日,青岛影视创客平台暨影视联合实训基地在1907光影俱乐部创建,搭建起了一个青岛本土影视文化交流合作和人才培养的新平台。

  建立于城市的记忆之上,青岛的老工业遗存也在老城街区的复兴活力中熠熠闪光。青岛啤酒博物馆、道路交通博物馆、邮电博物馆、纺织博物馆,这些历史遗存旧址上的公共文化空间,也正伴随着城市工业旅游的蓬勃、文化创意产业的复兴和城市文化休闲消费的日益多元化,塑造着新的城市文化、新的生活方式和内容。

  交运集团所属的道路交通博物馆,在一处中国最早的汽车站遗址——馆陶路汽车站的基础上,将博物馆由一座建筑拓展为一条街区,它让人们透过一处历史遗存,看到一个街区的变迁。负责人刘增平还向记者描绘了道路交通博物馆的未来愿景——整合包括铁路、海路在内的青岛道路交通运输的历史遗存,将这些资源优势与老城区的文化旅游产业相结合,创造新的文化体验。

  一个以老建筑、旧遗存为载体,集结了不同类型公共新空间的时尚创新文化街区正在形成,并在逐渐聚拢人气。岳诚博说:“一个有未来、有活力的城市街区应该由一个有故事的历史街区来塑造。”这是城市“复活”记忆的主旨。

  探寻鱼与熊掌兼得的城市更新 

  城市发展要告别单纯意义的旧城改造

  2016年12月底,青岛良友书坊举办了一场主题为“漫游·共生”的青岛城市空间论坛,通过对城市记忆中的留存与消逝的回溯,探寻百年城市建筑空间的更新与嬗变。活动的主办方良友书坊和参与活动讲解的青岛历史文化学者,试图以此种方式,唤起人们对城市记忆的关注。其中一场由青年学者王栋主讲的青岛德占时期的城市规划和风貌讲座,一组百年前后老城区新旧照片对比图令所有人都震惊不已。

  照片中,原先风格明晰优美的单体建筑在百年后已是面目全非,王栋解说:“一个多世纪以来,几代居民或入驻的机构都对这些建筑进行了改建,加盖楼层、把拱廊门洞改为窗户,以扩充居住空间,房屋原有的装饰性风格元素大都被抹去,甚至有的建筑材质如清水砖也在重新整修粉刷时被损坏……”

  老街区的历史风貌保护与民生的改善,在城市的发展进程中,犹如鱼与熊掌不可兼得,这似乎也成为城市管理者面临的一道难题。城市建设集团总建筑师乔均列举出旧城保护与开发中的瓶颈:首先是资金,真正建立在原风貌基础上的改造需要大量资金投入,这是单凭财政投入无法达到的;其次是市民的居住条件要改善,不可避免地带来搬迁问题;其三,改造后老房子的功能要发生变化……

  然而,同济大学郑时龄教授对此却不认同。他以上海为例,提出城市所面临的发展转型:“它不再追求大规模建设的宏大叙事和大手笔,而是切实塑造人们的生活空间,能让人们在这里欣赏并愉快地停留,激发创意,让人们更热爱生活,热爱城市。”他认为,这一发展转型应该通过城市保护或城市遗产保护来实现,如此才更有利于改善民生,“城市要告别单纯意义上的旧城改造,才能走向更新,走向人性化的城市,活力化的城市,更可持续的城市。”

  2016年,青岛历史学者李明与青岛书房创始人之一马春涛一起,向市南区政协提交了一份有关老城区城市历史建筑再利用的调研报告。报告中提出,老城老街老建筑的保护性利用与功能转换,要因地制宜、以人为本。保护的目的,是为了历史文化的延续,也是为了改善居民生活、居住条件,这两者不应该是对立的,而应该是相辅相成的。

  两位调研者还特别建议,保护性利用与功能转换的核心动力是年轻人,这就要求政府在规划的时候,要充分考虑年轻人的心理、情感、生存需要,要通过各种方式,鼓励年轻人在老城区安家、创业、发展。只有让更多的年轻人加入,在继承的基础上,形成新的文化生态,老城区的活力才能重新焕发。(记者 李 魏)



责任编辑:赵淑娟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登录发帖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青报网立场。